居住在宮裡的人魚,學習陸地上的一切,每天與少年快樂的過著每一天。
她想,這樣的代價是如此的值得。
然而……
她迷惘了。

午後的海風拂過她的遍身,雙腳浸泡在海浴中。
她望著海,思念著她的故鄉,她的祖國。
她有些迷惘,這樣做的她是否正確?她能因為追求著樣的幸福而放棄一切?
這樣的做法真的對了嗎?父王知道後會如何?
「路德維希!」

夜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少年醒了,他將他第一眼所見的人視為他的救命恩人,待在暗礁旁的人魚感到心痛。
「救你的人在這啊……」望著少年漸漸離去的背影,人魚呢喃著。

對於自己詭異的反應,她不禁懷疑自己是否生病了,不然自己怎麼會這樣?
在那之後,父王對自己與大姊自然是重重的一罰,一罰就是一個月不准出門外,而大姊則是三個月。
大姊似乎對月份的差別有非常大的介意,而自己自然並不怎麼在意,畢竟在做這種事之前就該料想到會有這樣的事發生了。
只是自從回來後,仰望海空,便想到那天上海的情形,還有見到少年的畫面,以及他身邊與他面貌相似的少年……
只要一想到這畫面,她心便感到非常難受,好像有某種東西緊抓著她的心不放,讓她呼吸困難,很難受。
雖然只有一面之緣,那個少年也沒見過她,但不知為何她就是特別想他。
作夢的時候亦是如此。

夜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食用時注意事項:

 

※人物嚴重崩壞,尤其是路德維希(青澀程度80%心智年齡設定年齡為15歲)及菲利奇亞諾(腹黑程度50%心智年齡設定為23歲)。

 

※此篇為伊獨文(40%),內有微微的,一點點地雙子(5%)、普獨(25%)、獨自白(10%)、伊神神伊(20%)成分在。(應該啦(欸

夜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祝北南義大利生日快了~

 

 

「哥哥,生日快樂。」

看著眼前華美可口的蛋糕,羅維諾臉上閃過一絲驚訝,但很快地擺著一張臉,扭頭悶悶地說:「笨蛋只不過是生日而以何必大費周章……」

「才不呢!」菲利奇亞諾笑了笑,在蛋糕上擺了幾根蠟燭,並且將蛋糕移到他的面前,「哥哥,許願吧!」

「都那麼大了還許什麼願,要許自己去許笨蛋弟弟。」

「姆咩,怎麼這樣說……」臉上透露出失望,低著頭悶悶地說:「人家為了這個生日期待很久的說……」

見狀,羅維諾瞥了一眼自家弟弟,又看了看角落旁的紙袋,握了握拳,有些窘迫的道:「要許就快許,少浪費時間我很餓的。」話才剛完,像動物般那柔順的髮絲不在輕輕顫抖著,立刻抬起頭含著淚光,朝向自己露出無比燦爛的笑容。

「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!」二話不說撲上去緊緊抱住。羅維諾有些措手不及,突如其來的擁抱使他不禁往後退了幾步,險些差點摔倒。看著緊抱著自己、卻擁有與自己相似面孔的人,不知該如何反應的他,瞬間脹紅著臉趕緊撇頭,「笨蛋弟弟,你是想害我跌倒嗎!」

夜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發瘋時所創作的微妙文。(?)

 

 

心,空蕩蕩的,似乎少些什麼。

多了夢想,少了行動。

仍是一隻不會飛的鳥兒妄想的天空給的自由。

一把名為希望的火光悄悄的點燃,那黯然的黑暗,順著光暈漸漸染起那一抹溫暖,此刻充斥著無限的夢,不斷的擴大延伸著。

仍不了解,黑暗的盡頭,求得非死,知曉此生,那羽翼輕輕落下,慢慢地、至天空降落下來。

渴望那朵羽翼般的飄緲著,自在的隨風鼓舞著,然而那份潔白下的灰,來自名為墮落的孩子留下來的。

為了留下那份最終的潔白,願自己不斷高空墜落,也要保護那份白,然而卻殊不知,那份白在墜落的同時化為黑。

夜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內有英獨、米獨、法獨、普獨、羅獨、鯨魚組(挪冰)短篇賀文。

 

1.

  「我要你臣服於我的腳下。」翡翠詭譎的眸色在黑暗中閃爍著,海盜時期的那股傲骨此刻展露出來,那股傲氣、不可侵犯的囂張狂顯露於那雙美麗的眼眸。
他挑起對方的下顎,玩世不恭的笑容漸漸地上揚著,看著張總是板著臉,嚴苛的傢伙終於堅忍不住而露出一絲疲倦,接著便是一個狠吻。

 

2.

  「路得~」聽到那生朝氣有活力的叫喚聲,他不禁感到一陣胃痛,即時自己沒有特別去注意,那傢伙仍會出現在自己面前。「路德路德來吃漢堡吧!今天我買了────」對方話未說完,他便打斷他:「你不知道我還有很多事情沒處理完嗎?」看著桌面上的文件皺眉。見對方揉著太陽穴,一絲頑皮在蔚藍的眼劃過,湊到他的臉龐輕輕吹了一口氣柔聲道:「我這不就來了嗎,路得……」在對方呈現呆愣的狀態時,他咬了一口食物不顧對方的意願便往他人的口中放入。

 

3.

夜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※時空背景與國家歷史毫無關聯。

※微微的鯨魚(挪冰),屬於艾斯藍的心理描述。

※角色有崩(應該(?

※此篇是在鋪浪上所打出來的短文,文筆等等的會有點糟(?)錯字可能很多(掩面(不))

 

 

【正文開始 ↓】


叫哥哥。」

夜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※時空背景與國家歷史毫無關聯。

※微微的鯨魚(挪冰),屬於諾威的心理描述。

「叫哥哥。」

到現在為止,他仍不放棄要求他叫自己一聲哥哥,即使他總是否認,對於自己莫名的堅持感到不屑,他仍希望聽他叫一聲。

因為他知道他的心裡也渴望著。

期初,對於「兄弟」這一詞可說是完全不了解,在妖精們的解釋下才大概曉得「兄弟」代表一種牽絆、一種剪不開的緣分。

即使分隔兩地,兄弟間的牽絆不會因時間與距離而淡化掉。

長期的寂寞下,雖然有妖精們的陪伴度過漫長的歲月,但他仍渴望著有這麼不一樣的「牽絆」。

時間是什麼,他早已淡忘掉了,是怎麼樣誕生,如何成長,這些在早在漫長的歲月中早被他遺忘。

連第一次遇見的的情形他也忘記了。

夜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跟上篇文章同上(?
  • 請輸入密碼: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跟我要(不你
  • 請輸入密碼:
1 2